我也要走了

那天下楼拿个外卖时候看到楼下贴了个告示,大概意思是这样的:7月10日,毕业生们请滚出学校。
这衣食住行的住字被人掐住了也是十分的难受,毕业生们回家的回家,租房的租房。我本来打算找个同学租的房子先住那么一下下,顺便去看看在大连的父母的朋友。结果刚一打电话,他们就非常热情地说:来来来,上我这住。
如此热情地邀请让人如何拒绝,况且不光能解决住还能解决吃的问题,又想反正驾校那边说十四五号就能考科目四,也不过就叨扰那么几天,便欣然同意住下了。
住到那边才发现跟我前一篇文章提到那个室友租的房子距离只有两站地,便又去找他吃了两顿饭。
吃饭时候我说:“我还以为上次是咱俩大学期间最后一次吃饭呢。”
想了想又说:“也是,现在你已经工作了,不算是大学期间了。”
吃着吃着另外一个室友突然打来一个电话,大意大概就是抱怨这国企啊人浮于事,大家成天都在混日子,这公司只适合养老啊。
我就在微信上嘲讽他说你面试时候不觉得这公司挺好么?高楼大厦的还长满了爬山虎。
最后第四个室友发来微信说,他只是太年轻了。

吃完饭后各回各家,我琢磨着7月中旬就要走人了,就打算和几个学校的学弟学妹们吃个饭再走,也算是吃个散伙饭。
我就给其中一个学弟打电话说:“你能不能帮忙联系下,我想找大家吃个饭。”
然后很快第二天下午大家都约好了出去,看了电影吃了饭,还找阿土云聚餐。
在这考试周的时候找大家聚餐确实是有点不太厚道,毕竟这里面部分人的成绩……嗯,有一点点低于平均水准,此刻本应在努力复习争取考一个……好成绩。但是他们却都跑出来陪我吃这个任性的散伙饭,没有一个人缺席。
上船的上船了,回家的回家了,剩下的都来了。
我们吃玩笑闹,一切与平日一样。
好像大家都约好了,又好像大家都忘了,没有一个人提到散伙的事。
吃喝玩乐到了晚上快9点,有人说该回去了。大家一致同意,一路喧嚣着从万达的二楼走向一楼正门。
到门口了学弟问,咱们打车回去还是走回去?
我愣了一下说:“啊,那我打车先走了。”
他也愣了一下,然后说:“嗯,拜拜了。”
我说:“嗯,我走了啊,大家再见。”

他要下轮机,他要上甲班,她要找工作,他俩要考研。阿土在还在海上,我将离开大连。
曾经的壮志凌云化为乌有,当年的豪言壮语变作笑谈。
一切都那么理所当然,却又那么突然。
回首四年,相遇之日恍若昨天。
谢谢你们。

1赞

相同专业的话,以后在一起工作的可能还是有的

不知道三年以后我会不会有这样的感觉 总之现在没法理解也感受不到 目前大概因为大家彼此都没什么感情所以显得无忧无虑……

我也浪了两年了…
明年的这个时候希望也能像现在一样成绩没太糟糕
明年的这个时候我可能正在实习的岗位上努力或划水
后年呢 没想太多 但是应该也来得很快

已经工作一年了 然而并没有什么感觉

轉眼間要大四了,前途茫茫阿…
或許這陣子忙完後該來讀GRE了

善感的田野

唉,有聚有散,还是多看看当下吧,心里好受一些

我并没有什么卵感想

我也都大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