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同性婚姻合法化

(Phoenix Emik) #1

:tada:

1赞
(四暗刻) #2

:008_: :070_:

有時候覺得長輩嘴上說尊重,心裡還是很排斥的,但他們自知這不理性,所以會想找一個理由。這也是為什麼某些基督教團體靠一些謠言就能左右公投結果,比如「同性婚姻入民法身分證就不能寫父母了,怎麼能因為你們少數人的權益造成大家的麻煩呢」,然而事實上身分證是行政機關有權決定的事,跟民法怎麼規定一點關係都沒有…

公投沒過倒是算了,認識的幾個同性戀朋友都覺得入不入民法差異不是那麼大,畢竟他們壓抑久了,不管用什麼形式結婚其實都不是那麼在意了。「釋憲都過了,反同團體也就只能在這種事上面做文章了」,結果大家還是低估了反同團體的下限,扯了一堆我根本沒興趣去理解的藉口,在法條的各種枝節上做文章,試圖拖延修法進度。還有國民黨立委說「不要為了搶這個第一,造成社會的對立」。他媽的造成社會對立的人就是你們啊,把人揍一頓然後說「你怎麼能反抗呢?你這樣是撕裂族群,破壞社會和諧阿」,我也是呵呵,難怪連「跟中共簽和平協議」這種話都喊得出來

(腊鸭) #3

同性恋合法化了,配套关于强奸和拐卖人口的法律有没有更新啊?

(四暗刻) #4

強姦本來就規範在內,性交在台灣法律上的定義是「以性器進入他人之性器、肛門或口腔的行為」或「以性器以外之其他身體部位或器物進入他人之性器、肛門之行為」,要讓同性犯罪受到法律規範比同性婚姻合法容易多了。
拐賣人口我就不知道你指的是什麼部份了

(腊鸭) #5

啊,大陆这边单说还是妇女。

这里的拐卖人口说的是拐卖男的强迫性交易之类的。这部分就往人身自由方面靠了吗。

(四暗刻) #6

查了一下這部分也確實沒有預設性別
本法用詞,定義如下:
一、人口販運:
(一)指意圖使人從事性交易、勞動與報酬顯不相當之工作或摘取他人器
官,而以強暴、脅迫、恐嚇、拘禁、監控、藥劑、催眠術、詐術、
故意隱瞞重要資訊、不當債務約束、扣留重要文件、利用他人不能
、不知或難以求助之處境,或其他違反本人意願之方法,從事招募
、買賣、質押、運送、交付、收受、藏匿、隱避、媒介、容留國內
外人口,或以前述方法使之從事性交易、勞動與報酬顯不相當之工
作或摘取其器官。
(二)指意圖使未滿十八歲之人從事性交易、勞動與報酬顯不相當之工作
或摘取其器官,而招募、買賣、質押、運送、交付、收受、藏匿、
隱避、媒介、容留未滿十八歲之人,或使未滿十八歲之人從事性交
易、勞動與報酬顯不相當之工作或摘取其器官。
二、人口販運罪:指從事人口販運,而犯本法、刑法、勞動基準法、兒童
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或其他相關之罪。
三、不當債務約束:指以內容或清償方式不確定或顯不合理之債務約束他
人,使其從事性交易、提供勞務或摘取其器官,以履行或擔保債務之
清償。

(腊鸭) #7

行吧。

大陆这边真是自有国情。

目前还是拐卖妇女、儿童罪。

(冈部伦太郎) #8

没有大多数人支持的民意算民意吗
民众多是逊尼派时,强行让什叶派当领袖是允许的吗,即便大家知道什叶派更温和,相比之下更“好”
大多数人支持的东西是对的吗
什么是对的什么又是错的
这些年思考这些东西有些迷茫

(四暗刻) #9

政策這種東西多半是妥協出來的,能推行的政策縱使不是「大多數人支持」,也通常是「少數人大力推行,多數人不太反對」。以同婚議題來說,這些長輩在長年接收新資訊之後並不是這麼的不可接受,真正不願意妥協的是基督徒。我覺得對多數思想較保守的人來說,這件事屬於直覺上厭惡,但理性上找不到說服人的理由,在並不對自身造成影響的情況下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理性思考」這個面子比這點微不足道的厭惡感重要得多。(當初釋憲的時候表示反對的也只有基督徒。)到了同性婚姻是否併入民法的議題出現後,反同團體算是找到機會了,開始散播同性婚姻會如何影響現有婚姻制度的謠言,有了理由自然能說服自己投下反對票。到最後併入民法是不可能了,但以專法的形式通過倒也沒有造成什麼社會動盪。

(Ar3sgice) #10

关于这个我有个想法,不论女权还是同性恋,实际上都是人类对于科学进步死亡率降低,种群自我适应的结果。大量的同性恋实际上是高密度城市化以后才出现的,它的内在因果和女权一样,目的是降低生育率,最终让人口的整体增长率和死亡率相等。
同性恋的出现是由于人的生育欲望降低了,失去了生物本能,价值观相近的同性自然成为了比异性更好的选择。而在现代科技下,为了满足性欲,异性也不是最好的选择。如果科学继续进步,人类更难死掉,城市密度更高,也会继续出现更多的同性恋。
不然的话,几千年过来,人们没有意识到女性和同性恋的权力,这不是才很奇怪吗

(冈部伦太郎) #11

有时候政策很少考虑到沉默的多数人,直到逼到他们不再沉默。纯粹理性的思考对于制定政策并不太靠谱,民众有时候不想那么多的,“直觉厌恶”也是制定政策需要考虑的一环(不然宗教早就消失了),说不过你就打你的时候多得是

(四暗刻) #12

這個確實是的,我覺得沉默的多數也並不那麼沉默,他們在想什麼大家心知肚明,這也是為什麼許多立法委員不願意支持(尤其是比較保守的選區),因為民眾投票的時候不需要解釋什麼。

另外就像我上面說的,這個「直覺厭惡」也有程度差別,我覺得就是長期下來已經變得輕微政府才敢有所動作,不然十年前「理性思考」可以得出一樣的結果。當然這個時間點推行還是有點賭博成分在的。

(四暗刻) #13

究竟是外在的生育壓力減小還是自身的生育慾望降低我覺得不好說,不過有很強的正相關是毫無疑問的